您现在的位置:国家税务总局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税务局 >> 首页  >>  税收宣传  >>  税收要闻

企业社保费减负 养老金统筹提速

  企业社保费减负 养老金统筹提速

  下调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人社部部长表示,有能力保证养老金及时足额发放

  3月12日,人社部部长张纪南表示,有能力保证养老金的及时足额发放。

  降低企业社保缴费负担、加快推进养老保险省级统筹改革是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关于养老金政策的两大亮点。


  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下调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各地可降至16%。加快推进养老保险省级统筹改革,继续提高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比例、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

  “有人担心,社保费率降低后养老保险的发放问题。我可以说,我们有能力保证养老金的及时足额发放。而且,还要适当提高养老待遇。”张纪南表示。

  财政部部长刘昆3月7日介绍,初步统计,去年全国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基金的收入是3.6万亿元,基金支出是3.2万亿元,当年结余约4000亿元,滚存结余达到了4.6万亿元。“目前社会保险基金的运行情况总体良好,能够确保养老金按时足额发放。”

  但刘昆也表示,受人口老龄化加剧和人口流动不均衡等因素的影响,再加上此前基金不能在省际调剂使用,确实有部分省份的基金收支平衡压力比较大。

  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降至16%

  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下调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各地可降至16%。

  实际上,近年来我国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也有所调整,目前缴费的比例在19%左右。而今年,这一比例要降至16%,对比来看,下降了3个百分点。

  人社部部长张纪南3月12日在部长通道中表示,养老保险单位缴费费率可以降到16%,最多的省份可以降4个百分点,力度是比较大的。我认为,这些综合降费举措主要目的是减轻企业负担、增强企业活力,推动经济的发展。一方面,从现实来看,由于一些历史原因,我们国家的社保名义费率是偏高的,有一定降费空间。另一方面,从长远来看,降低费率以后,企业有了活力,可以不断扩大再生产,扩大就业,而且门槛降低了,就业的人就会越来越多,参加社保的人也会越来越多,社保基金的“蛋糕”就会越做越大,形成良性循环,必然进一步增强社保制度的可持续性。

  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核心成员、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表示,一次性降3个百分点,力度非常大,降幅相当可观,是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企业减税降费部分最大的亮点,能够极大地降低企业的社保负担,降低企业劳工成本。如果将这一措施与降低增值税税率相结合,可以看出企业最重要的两个负担都有所下降,减税降费总幅度对于企业来说还是比较大的。2019年大幅度减税降费,对企业轻装上阵,降低劳工成本和税务成本,刺激投资、扩张是非常有帮助、有作用的。

  2020年全面实现省级统筹

  政府工作报告还提出,加快推进养老保险省级统筹改革,继续提高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比例、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

  董登新认为,由省政府来统一征缴全省的职工基本养老保险费用,然后由省政府直接给全省退休人员发放退休金,地市县的政府不插手、不干预,这才是真正意义上实现省级统筹,而全国统筹只有在省级统筹的基础上才能顺利切换、过渡。“只有全国各省份都实行了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省级统收统支,才可以过渡到全国统筹,这一步很关键。”

  目前,我国的养老金离实现省级统筹还有一定的差距,根据人社部的部署,养老金2020年将全面实现省级统筹,为养老保险全国统筹打好基础。

  实际上,我国已经迈出养老金全国统筹的第一步,去年7月1日,我国开始实施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制度。中央调剂基金由各省份养老保险基金上解的资金构成,按照各省份职工平均工资的90%和在职应参保人数作为计算上解额的基数,上解比例从3%起步,逐步提高。

  财政部部长刘昆表示,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制度执行了半年,去年半年调剂额是2400多亿元,有22个省份从中受益,受益金额600多亿元,适度均衡了不同省份间的基金负担,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各地基金负担苦乐不均的问题。

  为了确保各地养老金按时足额发放,财政部今年还要采取一些相应的措施,例如将调剂比例提高到3.5%,预计全年中央调剂基金规模将达到6000亿元左右,进一步缓解个别省份基金收支压力;拟安排中央财政基本养老金转移支付预算7392亿元,同比增长10.9%,重点向基金收支矛盾较为突出的中西部地区和老工业基地省份倾斜;对于通过中央调剂和中央财政补助后基金仍存在滚存缺口的省份,将按照中央和地方共同负担的原则,弥补基金收支缺口。不断巩固现有养老保险省级统筹的成果,并进一步规范有关政策。在此基础上,推动尽快实现养老保险全国统筹。

  董登新认为,从目前来看,要实现养老金的全国统筹,除了应尽快完成省级统筹之外,还要攻克配套制度改革的难关。

  “配套到位,对于推进全国统筹至关重要,现在的全国统筹是一个配套改革,因此目前加大配套改革的力度,成为当务之急。”董登新表示。


  全国政协委员、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保险学院副院长孙洁

  孙洁

  养老金全国统筹最大障碍是地区经济发展水平差异过大

  新京报:目前,养老金领域有哪些问题急需解决?

  孙洁:当前养老金急需提高统筹层次,尽快实现全国统筹。目前我国养老金才刚实现省级统筹,而且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省级统筹,省内各地区之间的养老金调剂还没有实现。只有提高统筹层次,养老保险化解风险、统筹互济的功能才能有效发挥。

  养老金除了提高统筹层次的问题之外,没有实现社会全覆盖也是一个问题。目前,我国还有部分例如民营、小微企业员工以及一些灵活就业、流动就业,例如农民工之类的群体,没有缴纳养老保险,这些人将来的养老保险怎么解决?所以我国基本养老保险覆盖面也应该继续扩大。

  此外,养老金投资目前已经出台了相关政策,但实际上是委托投资的比例依然偏小,很多资金都沉淀在省市级的财政,没有得到相应的保值升值。还有比如延迟退休、延迟养老金全额领取等相关政策,今后按步骤都要实施。

  新京报:你认为实现养老金全国统筹的主要障碍是什么?

  孙洁:养老金要实现全国统筹,最主要障碍就是地区之间经济发展水平差异过大,财税体制本身也是各省份自收自支,在这种情况下,要想实现全国统筹,路途漫长。

  所以,我国可能需要恢复统收统支的财税体制。中央调剂制度本身就带有统收统支意味。中央调剂基金由各省份养老保险基金上解的资金构成,收集起来后,再去支援黑龙江等养老金已经透支的地区。不过,这个制度是暂时的,最终我国应该进入到养老金全国统筹阶段。

  新京报:去年我国推出了税延养老险,但实际效果并不好,原因是什么?

  孙洁:税延养老保险是去年4月份推出来的,到目前为止,也只实行了不到一年时间。当时,税延养老险的试点地区是上海、苏州和福建含厦门,但后来考察发现,效果远没有达到预期。原因有几个:第一,相关政策的宣传力度不够,很多人都不了解这类保险。其次,税延养老险经办环节特别繁琐,普通职工去保险公司买税延养老险,每个月可以享受1000元的税延额度,但办手续过程给公司人力部门造成了很大的负担。第三,额度不够,吸引力不足,而且等到领退休金的时候,延交的税要按照7.5%的比例来交,这个比例还是较高的。

  新京报:这些问题该如何解决?

  孙洁:建议将领取阶段的交税比例调整到3%-5%,其次,提高税延额度,比如2000元/月等,增加对工薪阶层的吸引力。

  新京报:在整个养老保障上,你觉得我国还可以做哪些改变?

  孙洁:养老保险要强调在预算平衡的基础上实行精算平衡。像德国、美国、澳大利亚、英国、加拿大这几个国家,很早就开始编制精算报告。但我国养老保险制度已经发展了20年,这其中出现的很多问题,与没有精算是有关系的,比如说为何将法定缴费年限定为15年?1997年的时候,我国养老保险法定缴费年限就是15年,而现在已经2019年了,为何法定缴费年限还是15年?没有精算平衡是无法解释的。当然,社保强调的是统筹互济,所以不可能完全依靠精算平衡,但在做决策的时候,应该把精算平衡作为一个决策的依据进行参考。

  新京报:你今年的提案里也提到长期护理险,这种保险如何与养老保障相结合?

  孙洁:想把长期护理保险跟养老挂钩。现在我们更多说的是,长期护理保险是人口老龄化背景下的制度安排,但是目前的长期护理保险从政策设计来看,很多都与医疗相关,一些学者甚至有观点称长期护理保险是医疗保险的延伸,我认为这是概念性错误。

  长期护理保险和医疗保险本身应该切分开,为何我国要建立长期护理保险制度?现在中国人家庭结构小型化,基本上是421结构,年轻人上有老下有小,养儿防老会越来越少。其次,人口的寿命不断增长,得慢性病的老人会越来越多,这些老人不需要救治,但需要有人护理,发展长期护理保险能够将部分失能老人从医院分流出来,释放床位、节省医保资金。要注意,长期护理保险主要解决的是寿命延长,护理人员抚养赡养能力不足的问题,以生活照料为主,医疗护理为辅,重点保障的是居家养老和社区养老这块儿的需求。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潘亦纯 陈鹏

  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

文档附件

稿源:人民网

相关链接